Indie Works这一年

娱乐新闻

  Indie Works一年了。

  2018年12月3日,太合音乐集团联合麦田音乐、兵马司、赤瞳、在水星、D.O.G、者来寨、大福、开壳、太合乐人等华语地区近30家音乐厂牌和近600组音乐人,打造音乐厂牌联盟“独立音乐联合体Indie Works”(以下简称:Indie Works)。Indie Works成立的背景在于,一方面,独立音乐播放的占比不断扩大,独立音乐人、独立乐队已经成为音乐节和演出市场的重要力量;另一方面,传统的独立音乐模式下,受制于资金、资源、团队、环境等问题,维系独立音乐厂牌存活已然是并不轻松的课题。太合音乐集团想用全新的产业思维来解决行业痛点,基于行业发展现状和自身优势,从联盟式服务的角度出发,整合资源,一站式服务“碎片化”的独立音乐行业,显然是高效的一条路。

  2019年,在综艺节目《乐队的夏天》热潮带动下,独立音乐生态中重要的力量——乐队得以被大众看见。在这档综艺节目中,有三股力量成为大赢家:以刺猬乐队、Click#15、面孔乐队为代表的太合音乐集团;以新裤子、痛仰乐队和海龟先生为代表的摩登天空;以九连真人、Mr.Miss、盘尼西林为代表的其它众多专注于独立音乐市场的音乐公司和厂牌。

  独立音乐内容的竞争正在成为“香饽饽”。

  无论是腾讯音乐娱乐、网易云音乐、B站、快手、抖音等互联网平台加大对原创音乐的投资力度,还是以太合音乐为代表的综合性音乐集团,不断推出新兴厂牌对接更加垂直场景的音乐类型,又或者是以草台回声、霓雾娱乐为代表的新兴厂牌崛起,独立音乐市场玩家日渐增多。

  一年来,太合音乐集团发起的Indie Works在独立音乐热潮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?它做得怎么样?

  2020年,Indie Works又希望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Indie Works召集人刘瑾希望做成什么样?

  1. 搭建多元、丰富的版权服务体系 赋能各种类型的音乐人

  从Indie Works成立的愿景来看,Indie Works希望在尊重并保持各个厂牌的音乐自主前提下,联合传播、发行、商业化开发,从而实现独立音乐厂牌和音乐人的共生与繁荣。

  这个服务链条涉及面很广,“一站式服务”是关键词,版权内容是服务生态体系的基础。

  数据显示,一年过去,Indie Works服务的厂牌增长到50余家,覆盖独立音乐人800余组,管理曲库规模增长到近万首。

  在积累了数量众多、类型丰富的独立音乐版权库基础上,Indie Works根据各种类型音乐人、乐队的不同诉求去做版权分发运营服务。

  第一种情况是,即使是音乐人工作室、经纪公司,也不能包揽音乐作品的“企、制、宣、发”全部工作,尤其是在数字音乐发行环节,可能会存在执行与预期的严重错位,错失宣推时机。因此,Indie Works希望重新构建独立音乐、独立音乐人和版权音乐市场连接的桥梁,形成一套发行机制和服务体系,做成通用标准。比如,音乐人能够自主选择自己的专辑、单曲分发到哪些渠道和地区,能够明晰查询到不同平台的播放数据。举例来说,2019年,窦唯陆续推出《文王帖》《武王帖》《绍公帖》等7张新专辑,由Indie Works提供体系化的新专版权分发与运营,精准直达窦唯的音乐受众。

  第二种情况是,多元化发展的音乐人与Indie Works达成音乐版权的合作,并借助Indie Works的版权服务体系,扩大作品的覆盖面和个人品牌的影响力。比如被业内誉为“懂运营的摇滚乐队”二手玫瑰,就将其版权音乐作品交由Indie Works代理、销售,大量削减其工作室的版权分发等工作量,精力聚焦,专注地创作作品。

  第三种情况是,独立乐队、音乐人搭载Indie Works的宣发体系,进行立体式的版权运营及多场景的营销,实现个人品牌的增值。比如,Indie Works从音乐营销精准化的角度出发,为杭盖乐队新专辑《杭盖与铜管》提供了整体营销、专辑宣发、版权运营、媒介推广、巡演发布等多元化、一站式服务,并计划“数字+实体”双驱动,助力杭盖乐队强势登陆国际市场。

  刘瑾表示,“Indie Works的Slogan是‘独立音乐,联合起来’,不论是成名已久的音乐人、乐队,还是刚刚出道的新晋音乐人、乐队,我们都非常希望通过线上线下的发行服务,助力所有的厂牌与音乐人在未来取得更好的发展!”

  2. 演出+综艺双驱动 提供广阔的展现舞台

  “独立音乐曲库的管理和运营,能让我们对独立音乐内容更好地进行归类、整理,帮助曾经、正在或将要站到台前的音乐人、乐队提供演出评估、演出路线规划、收支预算、媒介宣推、场地对接、粉丝运营等一站式服务,形成立体、联动的独立音乐演出服务。”刘瑾表示,从Livehouse到各类音乐节、音乐现场,从场馆到厂牌再到平台,Indie Works集合产业链上各个环节协同作战,形成良性的独立音乐演出体系,同时也带动新的资源加入,比如《乐队的夏天》等大型综艺节目,继而给音乐人、乐队提供更丰富、更优质、更多元的展现舞台。

  据悉,2019年,Indie Works成员厂牌的音乐人执行参与的中小型演出超过了500场,帮助100多组次的Indie Works的音乐人登上了音乐节舞台。此外,Indie Works促成多次联合体内厂牌的跨厂牌showcase,使专注于不同音乐类型的厂牌扩大了音乐视野与用户版图。既包括杭盖乐队、脑浊乐队、岛屿心情、不优雅先生、法兹乐队、Pacalolo等乐队、音乐人巡演,也包括丹镇北京等音乐厂牌巡演,还有Beam!Beam!Show Case的特别企划演出。

  独立但不孤立,这正是Indie Works之于独立音乐的核心价值所在。

  除了将音乐演出与版权发行结合,推动音乐人、乐队发展更多的可能性。Indie Works还推荐音乐人、乐队、音乐厂牌参与各类音乐奖项的评选,持续深挖音乐作品的价值链,给中国音乐市场带来多元审美的觉醒。2019年,由Indie Works成员厂牌太合乐人代理发行的爵士音乐人王晨淮的演奏专辑《The Journey》,获得了第30届金曲奖演奏录音专辑奖;在第三届唱工委音乐奖CMA中,Indie Works成员厂牌及乐队入围其中11项提名,最终获奖3项;在亚洲新歌榜颁奖礼上,刺猬乐队获得年度具人气乐队奖;在第19届超越流行音乐专业推荐榜单上,P.K.14摘得乐队、摇滚艺人。Indie Works获颁“年度受瞩目音乐机构”;2019网易娱乐盛典中,Click#15荣获"年度受欢迎乐队";第四届中国新文娱·新消费年度峰会上,刺猬乐队的作品《火车驶向云外,梦安魂于九霄》获得“年度音乐作品”大奖。

  3、跨界融合立体营销 拓展音乐人的价值边界

  事实上,2019年行业更明显可见的趋势还在于,短视频平台上的音乐榜单和音乐流媒体平台的榜单,重合度越来越高了。新兴传播平台不断涌现,强势崛起。

  “面对这样一个快速变化、快速迭代的时代,我们要去想,到底什么样的平台、项目、产品、活动,可以帮助音乐人、乐队赢取市场和口碑,助力音乐人、乐队‘出圈’。”刘瑾认为,独立音乐的宣发推广不该止于版权分发和音乐演出,同时也应该跨界融合,深度挖掘年轻人喜爱的音乐场景和内容,比如视频直播、商业代言、音乐周边、潮流设计等等,让营销更立体化。

  2019年,Indie Works战略支持《乐队的夏天》综艺运作,把Indie Works成员厂牌的优质乐队推向公众视野,获得空前声誉之后,故事并没有结束。Indie Works还根据不同平台大客户的品牌调性,根据不同的场景,立体地挖掘、创造“商业与艺术跨界融合”的共享价值;通过独立音乐大数据,结合粉丝用户画像分析,帮助刺猬乐队、Click#15、面孔乐队、果味VC等参赛乐队拓展商务合作,成功牵手奥迪汽车、三叶草、雪碧、欧莱雅、luckin咖啡、Vans、小米、京东商城、NARS、卡西欧电子乐器、领克汽车、首汽约车等品牌,在不断给品牌客户注入年轻、潮流文化的同时,也让乐队收获了这些品牌的背书。

  最近,Indie Works还与中国时尚女神马艳丽团队达成战略合作,双方自11月起开始陆续发售独立音乐主题联名款产品,第一期作品便是果味VC与面孔乐队两支重磅乐队的联名款,"白衬衫艺术"将成为"独立音乐艺术"的画板。

  在刘瑾看来,独立音乐的艺术性与商业性并不矛盾。Indie之所以为Indie,因其追求真实的自我表达。而这,也是Z世代用户的价值主张,正在推动全球包括音乐娱乐在内的消费潮流产生重大变革。合理的商业运作会放大独立音乐的传播声量,有效拓展独立音乐人的价值边界;反过来,独立音乐因其聚焦于情感,一种潜在的、能够引起用户共鸣的情感,也让品牌、产品营销更具娱乐力。

  至于2020年Indie Works如何发力?刘瑾表示,“一站式服务,1+1+1+…>N”。 Indie Works希望在明年进一步优化平台的服务属性,扎根独立音乐,聚拢资源,持续发力。具体来说,就是计划开展版权、财税等系列分享课程、推动更多的跨厂牌合作、提供更丰富的曝光机会和渠道、提供更大的演出舞台、拓展更多的商务合作想象空间等等,为音乐人、乐队、厂牌提供更多基于独立音乐本身的内容衍生、场景衍生和营销衍生,把独立音乐从“随身听”变成一种年青、潮流人群的娱乐生活方式。

文章标题: Indie Works这一年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4880262.cn/297.html